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养殖 » 正文

淡化了醇香的葡萄酒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00:23:21  
原来,缘分有时可以轮回。

  熙攘的人流中。偶遇。

  他一眼便看见了她。

  他紧拉她的手,依然说,十年前的醇香,心中依然没有改变。

  她推开说他,说,我不再是十年前的,那种葡萄酒。

  十年前,他和她在南方的某沿海城市认识。那时,她是一个18岁的女孩,老家在贵州偏远地区的苗家寨,算属亚热地区吧,于是,她的肤色天生有些黑,但细眉俏脸的,甚是讨男孩喜欢。

  她在他公司对面的工厂工作,做些一般的装配活儿,每天下班,都有一群甘愿拜倒在其石榴裙下的男孩追逐。男孩们想尽办法哄她开心,但却不见她如花的笑妍。

  缘分总会在需要的时候,不请自来。张爱玲说,茫茫人海中,没有早一步,没有晚一步。

  偶然,在一个朋友的生日patry上,他和她一见倾心。

  那天,他留意了她的白裙。白裙纯洁,清亮,略显黝黑的皮肤,随白裙般纯白。

  他主动伸出手,说,你好!

  她没有拉她的手,礼貌的回应,你好!

  有些事很难琢磨,就像她,每天被爱追随的女孩,却有淡淡的幽怨写在脸上。

  他看出她的眼神,透着一种欲说不能的幽怨,而他,却分明想努力接近她,听她幽怨背后的故事。

  生日patry上,他和她对饮一杯清香醇厚的葡萄酒,清香醇厚的酒香,如同,将他和她弥漫在心间,沁入心脾,彼此相吸。

  很奇怪,她的家在偏远的贵州苗家,本是一个无从见海的地方。而她,却偏爱大海,喜欢站在海边,看海鸥在海面上自由自在的飞翔。

  他不知道她喜欢大海的原因,但总会借来单车,带着她来到海边。他和她话语不多,彼此心有灵犀,踩在软软的沙滩上,他很快追逐上了她的脚步,拥她入怀,说,葡萄酒,只有和你对饮,才能品出它的醇香。

  她挣脱他的怀抱,他仰望天空,面对大海呼喊:我的今生只有你。

  她听到了他的呼喊,她感到了他在她心中,狂爱的激荡。他追上来,紧紧抱住她,疯狂的吻着她,她的脸,她的眼,她的唇。

  她没有被狂热的吻陶醉,她轻轻对她说,让我一个静一静。

  他木呐的站着,她眼中的幽怨,直到现在,他都没有读懂。

  她一个人漫步在海滩边,沐浴着轻拂的海风,她笑自己的幽怨,笑自己是否称得上博大和宽容,因为她清晰的记得家里的婚约,和父母的伤痛和隐忧。

  花季的女孩,拒绝不了汹涌的真爱。他和她所有热恋中的情侣一样,尽情享受醇厚,清香,却又狂热懵懂的爱情。

  无奈,便快乐着彼此的快乐。只是,快乐的日子似乎总是走得很快。

  在某天的午后,他接到她的电话,电话里她嗫嚅着,半饷才说,好好照顾自己。在她按下接听键的这头,他万念俱灰。只一刹那,他忽然想起到了,她眼神中总有的,一种欲说不能的幽怨。他一直想探究她幽怨,背后的故事。他和她在一起时,曾经几次想深入她的内心,但她,都找理由刻意的搪塞。而这一次,他同样没有机会,她的电话,一次次被告知关机。

  他显然有些慌乱,来不及向公司请假,便匆忙丢下手中的工作,骑上单车直赴海边,他想,她喜欢大海,她一定在大海边等他。

  垂头丧气的回来,他努力搜索着曾经和她相恋,相约的地点,失魂落魄的追逐着她和他曾经快乐的脚步。似乎,只在一念之间,灰色的天空拖着他疲惫的身体,他仰望苍天,意冷心灰,痛恨她的绝情和冰冷。

  他痛彻心扉,心乱如麻,但是,他的一直记得,在海边他曾仰望天空,面对大海对她说,我的今生只有你。只是,他始终不知道她内心的幽怨。

  她接到了父母的电话,电话里告之,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,包括爱情。

  她可以选择真爱,但没法掌握命运。

  她一直不曾告诉他,她在老家已有了婚约,对方有权有势,慑于对方的威力,父母不敢得罪他们,所以,忍痛答应了这门亲事。他或许更不知道,她刻意的搪塞,是爱他最好的证明。有些爱,是不需要追问理由的,相恋抑或分手,曾经拥有抑或天长地久。

  十年后,再遇,他拉着她的手,依然说,我的今生只有你。

  她摧开他的手,拿出一张照片,看上去小孩大约五六岁,小孩一脸天真纯洁的笑容。她望着他,淡淡地说,葡萄酒很美很醇香,但若是开启了,来不及喝完,无论保存得多么完美,也会因为瓶盖的松动,有空气从瓶盖的间隙流进,影响着它的醇香。就像爱情,没有两颗心紧密相守,再醇香的爱情,也会因两人的长久分离,而淡化原本的香味。

  十年后,他望着她,说,我读懂了你散发的另一种香味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