梫蓬桶斿駘膩硫憩倔鬈倥磔媢煻紅葝蜇,遜啊鼴

犖厙2018-9-21 0:20:15
堐黍棒杅ㄩ39

弊俋逋⑩傭,俋峓傭⑩測燴,淩侀饒罋棶談鱣楠狠蟨к橉硈

,佴少Ь嗩祴蝌そ嬧繺鼯而藥褲勘瞍曼諸志區鞢Ⅴ▼給傱簅迗諸忘郋艙源醱﹝勤衾讀剞釬樑﹜笢悼佌黨腔珋砓ㄛ燴茼甡楊旆凱﹝葉聖陶之孫、江蘇省作協副主席、作家葉兆言是個為寫作而生的人,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創作至今,他不停寫作,往往一部長篇小說還沒有寫完,另一部長篇小說已經又開了頭。即使年過花甲,寫作之火仍熊熊燃燒,2018年年初,他的第十三部長篇小說《刻骨銘心》出版上市,他憑借該書折桂華語文學傳媒大獎「年度傑出作家」。葉兆言告訴記者,他享受寫作過程所帶來的樂趣。他不停寫作不停嘗試,《刻骨銘心》中他在開頭就用了四種敘事手法,為的是證明好的作品不拘泥於形式,而在於創作的自由。■文:香港文匯報記者劉蕊河南報道就在葉兆言來鄭州的高鐵上,他正在為新作《南京傳》收尾,如今《南京傳》已經出版上市。葉兆言日前在鄭州松社書店分享《刻骨銘心》的寫作歷程時,他開玩笑地說道,他於自己的作品就像是一個不合格的父親,作品出來後他便不再理會,繼續投入到下一部作品的創作中。葉兆言是一個有寫作激情的人,基本上這本書沒寫完,下本書已經迫不及待了。「我很少回頭看自己寫的東西。今天聊《刻骨銘心》這個話題其實是一件很勉強的事情,對我來說,就像口香糖已經嚼完吐掉,現在要再放進嘴裡聊聊這個味道。」寫作新嘗試致敬契訶夫《刻骨銘心》是一部群像小說,以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南京為背景,展現了在軍閥混戰、日軍侵華的歷史時刻,各路人物在這裡經歷的刻骨銘心的人生。小說初稿於2017年首發於《鍾山》雜誌,後葉兆言又對書稿進行潤飾修改,增加了《在南京的阿瑟丹尼爾》等章節段落約1萬字,表現了日軍侵華時南京城的慘烈氛圍,具有濃重的家國情懷。文學評論界認為,《刻骨銘心》是中國原創文學的重要收穫,也是新歷史小說的又一代表性作品。這部小說雖具有較強的歷史色彩,然而其意卻不在寫歷史,而是寫「人」,寫人的生活、情感、命運,痛與愛,失意或歡欣,描畫出大時代背景下的悲喜人生。對於葉兆言而言,《刻骨銘心》是自己作為一個寫作者「水到渠成」的作品。「作為一個寫東西的人,腦子裡有一堆故事可以寫,很偶然的機會看到『刻骨銘心』四個字,就如同找到了一根線,能夠把這些東西都串起來。有了名字就可以幹活了,一旦開始幹,慢慢活就出來了。」他喜歡把寫作稱為「幹活」,他說自己作為一個寫作者本質上與農民工沒有什麼不同,天剛亮就起床,幹活到中午,吃點東西,繼續幹活。葉兆言享受寫作的過程,尤其是不停嘗試的過程。他寫作不喜歡列提綱,更不喜歡循規蹈矩。任何形式的限制對他而言都是喪失寫作樂趣的,是他這樣一個追求寫作樂趣的人所不能忍受的。《刻骨銘心》開頭用了四種敘事手法,一開頭,他茩姨g了兩個人的故事,一個是「無性」女人的故事,另一個是一個人去了哈薩克斯坦以後失去「語言表達」的痛苦。葉兆言說,這是他有意為之,是想要致敬契訶夫的《海鷗》。「《海鷗》的開頭特別冗長,是違背一般戲曲規律的,然而《海鷗》卻成了經典之作。」葉兆言也希望通過這種「違背規律」的寫法,來證明小說有很多種寫法,只要寫得好,只要寫得有力量,任何形式的敘事都是被允許的。寫作就是享受煎熬《刻骨銘心》20多萬字,寫了一年時間。葉兆言寫作非常自律,他每天堅持寫1,000多字,「我除了過年那幾天不寫外,其他時間每天都寫,我是沒有星期天的。」已步入花甲之年的葉兆言,說只要正常寫作,吃飯也香,睡眠也好,要是不寫點什麼,反而什麼都不好了。「寫作就是熬嘛,這就是寫作者的樂趣。」他說在《刻骨銘心》創作最緊要的關頭,曾連續工作20多天,每天寫10個小時,以至於每天散步去女兒家的時候都是「飄」蚢L去的,腦子極度缺氧。很多人勸他寫作不要太拚命,但他卻為此而感到得意,「這說明我還能像年輕人一樣玩命寫。」對他而言,每個寫作者都會經歷這樣一個過程,寫到一定程度感覺寫不下去了,但是熬過去之後,寫作就能順起來。在最難熬的時候,葉兆言也曾經對女兒說過喪氣話:「這可能是我最後一部長篇小說。」寫作過程中,葉兆言對每一部作品都認真對待,但作品完成後,他便不再回頭看,而是馬不停蹄地投入到新的作品中去。「我從不過高估計自己,每一次寫作,我都把它當作對以往作品的拯救。」這或許就是支撐他不停寫作的動力。「上一部作品完成後,你知道有不足的地方,只能在下一部作品中去彌補。」正因如此,雖然「著作等身」,葉兆言卻無法說自己對哪一部作品最滿意。「在我這裡不存在滿意這個詞,就像一個父親是不會評判自己的孩子的。一個作品完了就完了。寫作過程中認真不認真,是不是全力以赴最重要。」寫作不必刻意迎合有人曾評價葉兆言不迎合潮流。對此他卻笑稱,這是別人誇獎他的話。他只是覺得沒有人能說得清楚什麼是潮流,「別人寫武俠好賣,或許等你寫出來之後就賣不出去了。」所謂潮流是永遠無法追趕的,讀者也是無法迎合的。《刻骨銘心》冗長的開頭令不少評論家擔憂他會就此流失讀者,但葉兆言卻不這麼認為。在他看來,寫作是寫給與自己智力相當的讀者看的。如果讀者追求的只是一個故事,那不如直接把提綱給他。葉兆言說,現今社會寫作者與閱讀者就像是電燈的兩條線,只有兩條線連接,燈才會亮。讀者不是為了從你的作品中受到什麼教育或者啟發,而是尋找共鳴。不必刻意的還有文字的細究。葉兆言有茪憒r和排版「潔癖」,他不能忍受在一頁上面有兩個「但是」,也不能忍受標點符號出現在句子的第一格,更不能忍受在一兩句話中出現多次「你我他」。他坦言這是自己的寫作習慣,有時會在這些方面浪費很多無聊的時間,他勸誡年輕寫作者不必過分糾結於此,「寫作還是一種燃燒,過多糾纏於語文,沒有必要。對青年作家不見得是好事。」葉兆言強調,寫作最重要的是要有力量。他最近在讀雨果的小說,每次都會熱淚盈眶。但從語文的角度來說,雨果或許有些囉嗦。「一個好的文學作品能不能像火燃燒起來,比起文字的講究要重要得多。文學史上,文字精巧的作家多得很,但畢竟不是大作家。最重要的還是作品的力度。」文學不是土特產秦淮鶯歌,燈影交錯,是舊時的金陵。獵獵傷痕,刻骨銘心,是戰時的南京。這樣的南京,自然有最肥沃的土壤來滋養文學生長。葉兆言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的南京人,對於媒體給予《刻骨銘心》「最南京」的評價,他並不太認同。「我是南京人,但南京只是我『坐』蚍g作的地方。文學是世界性的,文學不是土特產,文學談論的是人類共同的話題。」他說,作家的寫作沒有辦法離開空間。「從空間概念而言,鄭州和南京沒有區別,只是因為我不熟悉鄭州,不好操作,何苦為難自己。」談文學的時候,談論的是這部作品好不好看,而不是說這是部南京小說,或者這是部河南小說。「文學中沒有地域性標準。」葉兆言一直把自己看成是文學隊伍中一個幹活的人。「幸運的是我能夠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幹活,而不必受制於他人的意願或者想法。」這也是他從不碰觸電視劇寫作的原因,「太不自由。」﹛﹛珆誨皈硩珗冪撳賦凳醱還蛌倰覃淕腔論僇ㄛ漆栥冪撳拸疶蔚傖峈帤懂笢弊冪撳楷桯腔陔崝酗萸﹝

§(俇)▽晤憮ㄩ蹕涽▼179宗塌樹26宗水浸213人傷海陸空交通癱瘓超強颱風「山竹」昨日以強勁威力襲港,天文台發出十號颶風信號長達10小時,另又先後發出黃色和紅色暴雨警告。強風暴雨加上風暴潮下,造成的破壞力驚人,全港多區包括油塘鯉魚門、大嶼山大澳、柴灣杏花h,以及將軍澳、沙田、紅磡等均出現海水倒灌,或吹爆多幢樓宇玻璃等嚴重災情,損失暫難以估計。昨日全港收到最少179宗塌樹報告、26宗水浸報告,213人包括兩名警員在風暴中受傷,1,219人要入住庇護中心,多區共有逾7,000戶供電受影響,全港海陸空交通停頓。由於全港受災情況嚴重,不少校舍遭受不同程度損壞,教育局亦罕有地提前一日宣佈今天全港停課。十號颶風下,不少人仍緊守工作崗位,各支紀律部隊人員更是忙個不停,冒茼M險提供救援服務,包括處理塌樹、升降機故障及爆窗等,助市民脫離險境。隨荂u山竹」逐漸遠離本港,天文台於昨晚7時40分改發八號東南烈風或暴風信號,取代十號颶風信號。雖然本港風力正在逐步減弱,但多處地區仍受烈風或暴風影響,天文台提醒市民切勿鬆懈防禦措施。鑒於「山竹」對本港帶來不同程度的破壞,四周環境可能隱藏危機,請市民務必提高警覺,以策安全。特首林鄭月娥昨晚就在fb發文,指超強颱風「山竹」遠離本港,大家都紓一口氣,不過仍須保持警覺,唔好咁快鬆懈。「我感謝各界早作防備、市民齊心應對,加上各政府部門同事同埋公共機構鴽V力,總算安然度過。我已要求保安局局長以足夠鴾H力物力做好善後工作,務求盡快令城市回復正常運作。」■香港文匯報記者蕭景源尚有相關新聞刊A2、3、4、5、6、7版甜й枑鼎眈壽茠种ㄛ哫換摯習赫源偶˙4﹜儅憤阹桯磁釬鼠侗ㄛ衄誕Ч腔盄奻盄狟硒俴夔薯ㄛ梪諷砐醴腔輛桯ㄛ俇傖掛刳舒鬵撩匊萵瞗ㄓ韖h年「天鴿」更厲害的超強颱風「山竹」,預計本周末迫近華南地區,中央氣象台昨與香港天文台及澳門地球物理暨氣象局的官員,首次舉行聯合視像會議,討論「山竹」及其影響。這是內地與港澳氣象部門首次進行合作防風會商,是聯手抵禦天災的新嘗試,充分體現全面推進內地同港澳互利合作的精神。「山竹」來勢洶洶、預計破壞力巨大,特區政府應做足防風救災準備,統一指揮協調合作,提升海水倒灌等高風險地點的防範,並考慮疏散安置可能受災市民的預案,盡可能減輕風災對市民和社會生活的影響。「山竹」環流廣闊,風力強勁,按照目前預測路徑和強度,到達香港時中心附近持續風力可達每小時220公里,破壞力超過去年掛10號風球的「天鴿」。去年「天鴿」來臨之前,港澳兩地掛出風球的時間備受批評,兩地專家對「天鴿」的行進預測及影響評估出現分歧。因此,此次內地和港澳氣象部門首次聯合會商,非常及時和必要,可以運用三地氣象台資料和三地專家智慧,更準確地研判「山竹」路徑、速度和破壞力,為三地抵禦風災提供更充分科學依據。十九大報告提出「全面推進內地同香港、澳門互利合作」。三地氣象合作正是落實十九大報告精神,全面推進內地同香港、澳門互利合作,不僅僅在經濟領域,在與三地人民利益息息相關的防災合作,同樣具有現實意義,更好地為三地人民謀福祉。目前美國氣象局已將「山竹」判定為「4級颶風」,指其結構完整,颱風眼大且清晰、直徑48公里,風速每小時249公里,威力已超過目前大西洋海面上的4級怪獸颶風「弗羅倫斯」,不排除會升級為5級超級颶風。美國歷史上的五級颶風曾造成嚴重後果。1992年的「安德魯」將南佛羅里達州的13萬棟房屋毀壞,造成經濟損失達265億美元;2005年的「卡特里娜」造成的經濟損失高達1000億美元。此次「山竹」對香港是極大威脅,雖然「山竹」可能吹向呂宋島而令風向便改變或風力有所減輕,但本港仍要按照受到「山竹」正面吹襲來做準備,提升最高級別的警戒,做最壞打算。 目前政府已召開跨部門會議,部署防風工作,渠務署加緊清理渠口,減低風暴水浸風險,並預有40隊超過250人的應急隊伍,應付風暴期的渠道疏通;樹木辦亦已督促部門檢視樹木狀況應對風暴;保安局長李家超表示,會因應颱風影響而提升緊急應變級別,啟動緊急事故監察及支援中心。這些措施,顯示政府高度重視此次風災應對。借鑒美日等應對超強颱風的經驗,政府仍可從三方面強化防風工作:一是要有撤離危險地點市民的預案,對大澳、鯉魚門海旁、屯門聯安新村、屯門家和里、深井新村、西貢南圍等低窪地區的居民,主動勸其在「山竹」來臨前撤離到政府的臨時安置所,一旦水位上漲至警戒位置,政府更應果斷強制撤離所有危險地區的居民;二是重點防護香港高鐵沿線、港珠澳大橋等新建重大基建,勿讓「山竹」造成重大破壞;三是提醒市民在「山竹」吹襲期間,不要駕車外出,不要去海邊看浪、冒雨行山,以免自陷危險之中。

弊俋逋⑩傭,俋峓傭⑩測燴,淩侀饒罋棶談鱣楠狠蟨к橉硈,拸黃衄髒ㄛ崠蠹繞※阨藷岈璃§腔暮氪斪肅挋肅珩婓陔抎▲謁曉ㄩ啞僧爵腔杻檄ぱ◎笢硌靡耋俷華佽ㄛ弊滅窒酗鎮菱佴﹜啞僧躉豁酗埮熔﹞翮瞳﹜迠庰贏模冪撳巹埜頗翋炟樓爵﹞褪塋ㄛ飲萋秶杻檄ぱ祥з妗暱腔砑楊﹝絨埜補窒祥躺猁Д陑郰旃珛昢ㄛ婓祥剿枑汔赻旯馱釬珛昢夔薯腔肮奀ㄛ悝眕祡蚚ㄛ參眭妎睿撮夔蚚婓補岈斐珛奻ㄛ甜祥剿釬堤陔腔僚瓬ㄛ酕善婓梓袧奻掀ぱ籵絨埜載詢﹜載旆珨虳ㄛ珛昢夔薯載儕珨虳ㄛ僚瓬載湮珨虳﹝曾淵滄博士6月29日,特首林鄭月娥公佈6項新的房屋政策,傳媒稱之為「娥六招」。不少人在評論「娥六招」時都說,這幾項政策不會影響樓價。暫時而言,樓價沒有受到影響,近日在北角推出的新樓盤,呎價高達4萬元,依然熱賣。1,000萬港元買不到300平方呎的單位,有傳媒大肆宣揚「娥六招」無效,不能壓抑樓價。可以肯定,「娥六招」是有效的,只是需要一些時間。與「娥六招」推出的同時,新加坡政府也推出新措施壓抑樓價,在原有的各種額外印花稅上,加重稅率。政策一宣佈,在新加坡上市的地產股股價急跌,不少想買私人住宅的人決定先觀望。數年前,在曾蔭權、梁振英做特首時,推出各種「辣招」,新加坡亦推出過類似的辣招,兩地政府還互相參考彼此的「辣招」,兩地的「辣招」幾乎一模一樣。但結果卻不相同,香港樓價依然上升,新加坡樓價則連跌3年。跌足3年之後,新加坡政府宣佈放鬆「辣招」,於是樓價再度上升,最近才決定再度收緊。為何都推出「辣招」,但香港與新加坡的樓價變化卻不一樣?香港的樓宇,兼有投資與自住的功能。新加坡的樓市,則分屬兩個不同的市場,一個非常便宜,就是政府津貼的組屋;另一個才是私人市場。目前,組屋佔新加坡房屋總量的85%,絕大部分新加坡人都住在組屋,不少外國人也租住新加坡人擁有的組屋。組屋解決了所有新加坡人的居住問題,95%的新加坡人是自住房屋的業主。但是,每個家庭只能擁有一間組屋,政府保持以低價售賣組屋,人人有份。如此一來,組屋的二手市場獲利不高,組屋缺乏投資價值,沒有炒賣的可能。在新加坡想投資房地產,就一定要買私營房屋,但私營房屋很少,只佔房屋總量的15%。物以稀為貴,私營房屋的呎價是組屋的好幾倍。近日,特區政府宣佈,新資助房屋的售價將與私營房屋脫u,改為與市民負擔能力掛u。但即使如此,香港新資助房屋的折扣率,仍然比不上新加坡的組屋。而且,隨荍賳磢怐獐W加,新加坡私營住宅的價格與組屋的差距越來越大,形成兩個完全獨立無關的市場,實現了「組屋是買來住的、私宅是買來投資的」目的。近日新加坡政府針對私宅市場「加辣」,只不過想冷卻私宅的價格過熱,以免樓市泡沫爆破,帶來金融風險。絕大部分擁有組屋的人,依然安全地住在自置物業。香港特區政府可以參考新加坡的組屋政策,規定所有的資助房屋不能通過補地價變成私宅,房委會或房協的房屋,應該永遠只能出售給合資格的申請者。《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》即將在11月上映,本書為其電影劇本。葛林戴華德是佛地魔崛起前排名第一的超強黑巫師。在《怪獸與牠們的產地》故事結尾,他被魔法動物學家紐特逮捕,但卻狡詐脫逃了。他集結了黑暗魔法的追隨者,密謀茷堨艉@個沒有麻瓜,只有純正巫師血統的魔法王國。為了阻止葛林戴華德的邪惡計劃,阿不思鄧不利多召來了之前教過的學生紐特前來幫忙,紐特殊不知此任務危險重重,更納悶為什麼鄧不利多不能親自動手,非得由紐特親自執行呢?

﹛﹛侂噫賜恀枙祥褫隙旌﹝擂羸极惆耋ㄛ婓坻蠅桉笢ㄛ倛倛伎伎腔狦鍔茠謎搰祥ょㄛ厘厘惆靡椹谹佪鄸悈畎備楣笮姻閨訇梤ㄛ勤衾填輾毞ァ脹祥褫蕨薯秪匼珩捧有銩祪撢ョΩ]1818爛5堎5掁玲篻佫撐時衾肅弊苤傑杻爵嫌﹝弊俋逋⑩傭,俋峓傭⑩測燴,淩侀饒罋棶談鱣楠狠蟨к橉硈婓蔥阨源醱ㄛ1620奀祫1720奀ㄛ腦膘陲鰍窒﹜嫘陲﹜眅誠﹜凰藷﹜綬鰍昹鰍窒﹜幛笣湮窒﹜嫘昹﹜堁鰍陲鰍窒﹜漆鰍絢摯怢俜絢陲鰍窒脹華衄湮善惟迾ㄛむ笢ㄛ嫘陲昹窒﹜嫘昹陲鰍窒摯漆鰍絢陲控窒脹華腔窒煦華⑹衄湮惟迾ㄛ擁華衄杻湮惟迾˙1720奀祫1820奀ㄛ嫘陲昹鰍窒﹜嫘昹昹窒﹜幛笣湮窒﹜堁鰍陲窒睿鰍窒﹜漆鰍絢鰍窒脹華衄湮善惟迾ㄛむ笢ㄛ幛笣鰍窒摯嫘昹控窒擁華衄湮惟迾﹝

弊俋逋⑩傭,俋峓傭⑩測燴,淩侀饒罋棶談鱣楠狠蟨к橉硈